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产业经济 > 金利华电上演家庭内斗 “子告父”另有隐情?

金利华电上演家庭内斗 “子告父”另有隐情?

发布时间:2020-01-21 12:10来源:上海证券报作者:root字号:

  金利华电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赵坚持有的股份遭司法冻结的背后,一场掺杂着情感纠葛的资本大戏正悄然上演。

  金利华电11月12日晚所发公告显示,赵坚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主要源于诉讼纠纷。令投资者始料未及的是,向赵坚发起诉讼的竟是赵坚之子赵康。

  就在金利华电披露相关诉讼内容后,深交所也于当晚快速向公司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全面梳理实际控制人债务情况,说明本次司法冻结对公司股权结构、控制权稳定性的影响,并结合董事会构成和经营管理人员安排等分析本次司法冻结对公司治理及生产经营的具体影响,以及上市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深交所同时指出,鉴于赵坚因涉嫌市场操纵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由此要求金利华电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利用相关安排规避减持新规的意图,是否与其子赵康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赵坚涉诉:

  三大案由与5.5亿元欠款

  据公告披露,赵康起诉父亲赵坚主要有三大案由,并由此提请法院判令赵坚归还或支付合计约5.52亿元的相关款项(含利息)。法院目前则根据赵康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冻结了赵坚相关存款或查封其相应的财产。

  除公告所述内容外,记者又辗转联系到了熟悉该案的知情人士,进一步了解了案件的相关细节。具体来看,本次“父子纠纷”首先牵扯到2016年9月的一笔股权交易。彼时,赵坚、赵康父子分别将其持有的995.5万股、756万股公司股份转让给珠海安赐成长股权投资基金企业,转让价格为43元/股,共计7.53亿元。

  不过,据上述知情人士称,赵康在本次交易中应分得3.25亿元的转让价款,但事实上在股权受让方将全部转让款打入赵坚指定账户后,赵坚只在转让股份缴纳税款时向赵康交付了5700万元,余款至今没有支付。赵康由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赵坚支付上述股权转让余款以及利息共计2.90亿元。

  此外,赵康还在今年3月份分别借给赵坚1.5亿元、1亿元资金,借款期限分别为6个月和9个月,借款利率按年化8%计算,彼时双方还为此立下借条。

  与前一桩案件类似,赵康方面称在将相关款项借给赵坚后,赵坚没有按期还本付息,还对赵康的催款请求直接予以拒绝,遂决定诉诸法律要求赵坚偿还相关借款并支付利息。

  隔空对话:

  “不得已”的赵康与寡言的赵坚

  自然人之间的债务纠纷并不少见,但像赵坚、赵康父子之间走到“法庭相见”这一步的案例却颇为少见。

  资料显示,在金利华电2010年登陆A股市场之前,赵坚、赵康父子合计曾持有金利华电84.81%股权,上市后两人持股均有所稀释,但合计持股比例仍超过60%。再以赵康持股演变来看,在金利华电上市数年后其均未实施减持,直至2016年5月起赵康开始逐步减持持股,其中金额较大部分除转让给珠海安赐756万股外,另一笔则是2017年7月下旬将所持1000万股上市公司股份转让给金龙佳沃。该笔交易完成后,赵康便不再持有金利华电股份,而其借给赵坚的上述款项也应该源自股份套现所获资金。

  暂不论父子关系这一因素,仅从诉讼角度看本案也存在诸多疑点。首先,前述股权交易余款支付纠纷早在2016年便已发生,赵康为何现在才就此发起诉讼?其次,在赵坚未支付股权交易余款的背景下,赵康今年为何又连续向其借出资金?此外,在借出资金后,又发生了什么,令双方关系恶化进而走到“子诉父”的境地?

  “赵康走到如今这一步,实属不得已。”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有关股权交易款项支付纠纷之所以时隔两年才发起诉讼,是因为在此期间赵康念在父子情分上。如今随着赵坚再次失信于赵康,无奈之下,后者不得已才于日前提起诉讼。

  “赵康今年两次出借资金,也是因为赵坚说会将钱款用于帮助上市公司走出困境,赵康当时则表示支持,并提议众志成城将企业做好。但此后赵坚并未像其说的那样去做,上市公司经营每况愈下,赵坚也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如此下去金利华电或将变得更糟。鉴于他们父子就此已无法沟通,不得已才选择诉讼这条路。”该知情人士称。

  目前,赵坚共持有3280.32万股上市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28.04%),该部分股权现因上述诉讼已被冻结,以金利华电最新股价计算,其持股市值不足4亿元,无法覆盖上述诉讼涉及金额。金利华电此前也指出,若控股股东赵坚被司法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公司存在控制权变更的风险。

  “就赵康而言,他并不想外界将这一事件从父子情感角度去发散,情归情,事归事,赵康之前两次借钱给赵坚,也是希望赵坚能够全力将企业做好,但现在看来这条路并不通,出于对全体投资者和全体员工负责的角度考虑,相较于维持现状,唯有改变才能从根本上挽救上市公司。”该知情人士向记者强调。

  “这个事情电话里说不明白。”作为诉讼的另一当事方,金利华电实控人赵坚昨晚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并未对此解释太多。至于下一步如何应对,赵坚称:“以后再说吧。”

(财编:root)